提供线上远程、线下面对面心理咨询,下载乐天心理App首次下单赠15分钟免费咨询
<<点我下载乐天心理APP注册即可下单抵用>>

解封后第3天,我为什么还是焦虑不安?

5月31日,突然传来上海6.1解封的消息,我以为又要过愚人节,不想信,也不care。事实上,这三个月,四方八方各种或真或假的信息太多,哪怕是所谓的“官宣”,也是一天一波三折,我的情绪也随之跌宕起伏,慢慢地感觉自己仿佛被那些有的没的资讯绑架了,慢慢地失去了自己,失去了方向。好在我是一名心理咨询师,为了自救,于是果断地选择屏蔽与回避,一来,眼不见心不烦,所谓难得糊涂嘛,哪怕是掩耳盗铃自欺歁人做驼鸟也好,二来,没有期待也就没有伤害。

 

可是,6.1终归不是4.1,在这个阳光灿烂充满希望的日子,尘封80天的我终于可以不用购物卡名正言顺进超市,可以大摇大摆开着私家车跨区出行了。

这是多么激动人心的时刻呀,这一刻曾让我望眼欲穿,让我发誓以重金换取。原本早计划好解封后出去走走,去做想做的事,去见想见的人,看山看花看亲友,拍一张全家福,喝几杯团圆酒,可是这一切还来不及做。因为耽误三个月的工作已经累积如麻,催工催产催复元的声音犹如四面楚歌。得瑟了儿童节,6.2猛然发现,自己除了只能在大街上逛逛,哪里也去不了,除非去排长队测核酸,然后等到6.3再出行。可是一看测核酸的队伍,我的头皮如麻,排队,又是排队,这一段时间以来,每天用在排队上的时间有多少啊?

我突然没了兴致。假如出门的代价是,隔两天就必须花上一两个小时挤在人群中排一次长队,以这种方式去听人潮汹涌,那我干脆还是葛优躺在沙发上刷手机算了。

从小不喜欢排队。没经历过计划经济的排队,但以前春节前后排队买票的场景依然是心理的一个创伤。当年的买票与当下的测核酸,都是必须。不同之处在于,前者是我的自觉自愿,后者却真的是“不得不”。

三句话不离本行,从心理学角度讲讲排队那些事吧。不同的排队,时间知觉是不一样的,焦虑让等待时间变得更加漫长。那焦虑来自何处呢?

首先,主动选择的行为与被迫选择的行为让时间知觉产生差异主动选择的排队,心情不会焦虑,相反会是兴奋、激动、满心期待。就像一个吃货为了吃到一份美食,或一个奢侈扣为了买到限量版GUCCI包包而排长队,排队后的体验对于个体的诱惑力越大,个体愿意承受的排队时间就越长。而被迫选择的排队感觉当然就不一样了。

其次,可期预期与可知预期赋予了等待者不同的心理感受。可期,是有憧憬有希望,而可知,却没有惊喜,没啥念想,已经知道结果,且结果一成不变——要么阴要么阳。

有些事不经想,一想觉得烦躁,甚至莫名的愤怒,后面的麻烦事一大堆,之前对解封的兴奋开心荡然无存。或许是排队测核酸这事触发了我类似的“创伤后应激障碍(PDST)”,哈哈,严格说,此刻的我确实有些类似PDST的表征了——敏感、警觉、易受惊吓,注意力不集中,易激惹,容易反应过度,疫情中看到的听到的事件化成一段段场景,还不时在脑海里闪现,等等......

不仅如此,我发现自己很难静下心来,原来那个精干高效、心无旁骛的我不在了,总感觉有一双无形的手在左右着我,这种不能自控的感觉让我很不舒服。我不能清晰地判定那双无形的手具体是什么,或许是手机,是网络,是辅天盖地的信息情绪泛滥,或许是对不可知未来的担忧,对盲目被动的恐慌,对无序再建的不自信,又或是神龙见头不见尾动不动跟你恶作剧的奥米克戎,是尚不明朗或依然多变、让人猜测的应对措施......

我知道该对自己做一次思维与情绪的清理了。

除了核酸排队,我的情绪在为什么而低落呢?

是不是因为解封来得太突然?正如当初被突然封控一样,毫无准备,又几乎毫无征兆,我们感觉自己很被动、很无力,外在的多变与无序让我们焦虑,一种没有被充分尊重”和“无力掌控自己生活”的感觉滋生,并仍然在重复地被体验着,于是,即使重获自由,也没能好好安慰到我们的心情?

是不是80天中曾见证过一些社会事件——那些因为系统运行过程中难以完全避免而出现的谬误,那些对某些人产生的伤害,对此心中依然存有心疼、不平与遗憾?

又是不是因为之前对解封期盼太久,用力太猛、过于在意,那股期盼的力量替代和掩盖了活在当下的快乐与光芒,于是原本的愿景引领变成了焦虑和功利绑架,动力变成了压力,就如当年的高考一样,待结束时,本以为如释重负、快乐无比的,却忽然发现没那么重要,也没那么开心了。看来,期待是有保质期的,就如爱有保质期一样,过了那个期限,就难以找到原来的味道了。

我大致理了理自己被封控80天的情绪变化,一条线是这样的:先是恐惧、焦虑、委屈、怨天尤人、受气包心理泛滥——然后是,不管主动还是被动地,开始慢慢自我调整,试着学会接纳,学会积极关注与延期满足。而另一条线是:警觉——抵抗——衰竭,从开始的本能自救、本能应激反应,到理智、有效的抵抗与盲目、被动的抵抗交替循环,再到出现倦怠、耗竭、否认、淡泊、空虚、退缩、怀疑、放弃、“合理化”等各种障碍。

而不管是哪条线,封控的后半期,我都似乎变得“适应”,这多少有些无奈的成份,但身为成年人,“适应”是生存的不二法门。人的潜力终归是很大的,就这般“适应”着,在那些煎熬的日子里,却也自得其乐,跟着认识不认识的一圈人创造出了许多独特的快乐风景。于是这种“适应”变成了习惯,包括作息打乱、自由慵懒、手机不离身、不用戴面具,无须盛装,可以素颜睡衣不修边幅地在家里晃荡.......这一切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居然就是我过去80天里的家常便饭。

人的身体是有记忆的,80天足以让我适应与习惯,足以让我变成另一个我。

讲真,本能的我真的居然习惯,甚至有点享受那种“适应”了,虽然“超我”的声音在不断提醒自己,虽然知道现在是脱轨,重新回到原来的生活节奏才是必然,可是内心多少产生了一些阻抗——所以,当解封令颁发,终于光明正大地回到正轨的时候,原本该有的快乐似乎大打折扣。

这让我想起了《肖申克的救赎》,那个在监狱里关押了70年的监狱图书管理员,出狱后不久,却选择了自杀,因为监狱对于他而言是舒适区,而一旦离开那个舒适区,他无所适从。事实上,几乎所有服刑人员都会出现“出狱焦虑综合症”,即将刑满释放时会紧张、烦躁,甚至失眠,只不过受制于认知及调整能力,程度不同而已,这是极为矛盾却又真实存在的现象。

“安全需求”是人最基本的第一层次的需求。在舒适区中,不管它是否糟糕、自己是否反感排斥,但在那里却能让自己安全、舒服,这就是获益。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告别舒适区无异于刮骨断腕。而现在我经历的,可能就是这种类似的切肤之痛。

这里涉及不可避免的戒断反应——比如戒断对手机的依赖,戒断刷视频刷新闻,戒断熬夜,戒断“我的团长我的团”,戒断每天早晨小区通知核酸检测的喇叭声等等。这些原本只是对孩子的要求,现在我们这些成年人要实实在在的感同深受一次了。

这里涉及习得性无助后自信心精气神与他信力的重构80天里,我们在一次次努力挣扎,再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渺小脆弱之后,挫败感开始一点点侵蚀我们的理智和认知,我们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怀疑人生,无力感弥漫,自信心受损。如今需在短时间内回到打鸡血状态,理智上可忍,感性上孰难以忍。

而对外在秩序与文明的信任崩塌呢,又需要多久才能重建?心里的那份归属感呢,需要多久才能回归?不禁风雨的我,开始一次次陷入一个人的沉思。

活着,都有一种重要的需求,叫做情感验证(Emotional Validation)。那是一种对自身“存在合理性”被承认以及被理解的本能需求,无论自己的感受被赞同与否,我们都希望它至少能被看到,希望自己的情绪被感受到,被允许存在。尤其是,当我们被他人伤害了的时候,如果不能得到伤害者诚恳的道歉,那相互之间的连接与重建更待何时?

这里涉及“解封式社恐”这个词是我从网上看到的,觉得很适合此刻自己的状态。

网上是这样解释这个词的——习惯了居家封闭的状态,没有出门的欲望,反而对回归正常之后的生活感觉忧虑,甚至害怕面对重回正轨的正常生活。

而我的解封式社恐”的确产生了不良连锁反应。连月来,我虽然渴望有来访者,可另一声音又希望不要有人找我,因为不太敢面对别人。5月31日我接到两场讲座任务,原本都是我熟悉的课题,可是讲课前一天晚上,我居然严重失眠,隐约觉得自己会讲砸,甚至出洋相。最后两场讲座基本顺利,但是感觉很涩,思路不敏捷,语言表达很贫乏,那个思路如泉涌再加秒语连珠的我,似乎不见了。

这里涉及“驯化综合症疏理各类新闻,你会发现,人们在配合防疫措施与保私生活的矛盾对抗中,渐渐不自觉地拉低了接受的底线。这一方面是大局所需、大势所趋,但任何政策措施不可能惠及每个人,对于每个不同的个体而言,再好的措施都可能不适合甚至伤及自己的利益,特别是一些执行中教条、死板,甚至层层加码的措施,说不定就可能造成对某些个体的伤害。从人性本能角度讲,大多数人,都以自己在此时此刻的需求有没有得到满足,来感受和评判人和事。比如,你已经感到很饱了,父母还一直往你碗里加菜,让你继续吃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不会理性地解读他“原本为你好”的出发点,一般都会烦躁和不满。我们有一种倾向:只要没达到自己的需求就不由自主地感到不满,在第一时间负面”解读他人的意图本能把自己当作“受害者”。“受害者”模式一启动,我们立刻就变成了受伤的羔羊,把自己想象成那个没人在乎、没人理解、没人认可、没人爱、严重没有安全感的人——我们的想象力和编故事的能力极强,速度也极快,用不了几分钟,就可以自编自导自演,给自己刨个很深的坑,蹲在里面自怜自艾,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孤独、最可怜、最无辜、最受欺负的人。

可即便如此,我们还是学会了妥协。就比如,最初防疫“变相强制”要求打疫苗,你觉得不合适,直到后来让你每隔48小时测核酸,觉得打疫苗能接受;到了让你静默呆家别动,你觉得测核酸不算啥;你对封小区开始有意见,后来觉得只要能吃饱肚子不挨饿就能接受;直到有人开始破窗“消杀”,你又觉得只要不撬门,一切也能接受……

这就是不自觉的“驯化历程”。这种驯化过程,短期看来,个人服从了大局,但从长远看来,社会文明拉低了底线,个体的自尊、自爱、自信受到侵害,变得依附而没有思想,一个心理被阉割的人,又怎能敬人、爱人,承担报国之大任呢?

这几天,看到了很多关于解封后网友反应的文章,发现很多情绪和想法不谋而同。我为自己的不孤独而庆幸。而作为心理咨询师,一种使命感油然而生。一场灾难过后,人们的心理多多少少都可能落下创伤,这种心理层面的创伤,相对身体的创伤更隐形,更容易被忽视,而这种创伤如若得不到及时疏导和疗愈,于己于人于社会,都会带来隐患。

任作谁,都不是万能的,遭遇心理创伤与罹患生理疾病一样正常。而社会文明程度进步的标志之一就是,作为社会,越发注重心理健康;作为个体,越发珍爱自己,越发尊重自己的感受。

时间本身的确能抚平创伤,但假如我们能主动为自己做点什么,那无需等太久,就可以让自己真正走上生活的正轨,更早地离幸福近一点。比如,大家一起来评论区,相互吐吐槽,聊聊最近的状态和感受,又比如,给自己做个测试,看看自己的心理状况,这样你可以做到自知。我们也会给予你提供一些温馨tips,帮助你疗愈创伤,有效度过这段疫情后的心理康复期,早日重拾生活的力量。

 

咨询师推荐:乐天心晴APP心理咨询师  刘亚

作者:乐天心晴APP心理咨询师  刘亚南

配图:乐天心晴APP 陈泽昊

编辑:乐天心晴APP 小乐

上海乐天心理咨询中心原创文章,版权所有,转载请写明来源以及网站链接,违者必究。

上海心理咨询哪家最靠谱


上一篇文章:心理问题介绍(二):焦虑、抑郁、强迫
下一篇文章:如何选择心理咨询师?
分享到:

乐天心理咨询,解除心理束缚,重获心灵自由。      联系电话:021-37702979    021-52951186
标签:
分类:焦虑症心理咨询| 发布:乐天心理咨询| 查看: | 发表时间:2022-6-6
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转载自乐天心理咨询中心 网址:http://www.wzright.com/
本文链接:http://www.wzright.com/psychological-counseling/5091.html

相关文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点击更新验证码

咨询项目:强迫症抑郁症恐惧症焦虑症一般心理问题     组织项目:企业EAP疗法培训
欢迎关注上海乐天心理咨询中心官方微信   上海乐天心理咨询中心是上海心理咨询机构强迫症抑郁症青少年心理咨询婚姻家庭咨询心理咨询服务创优全国 心理咨询中心地址:上海市徐汇区中山西路2240号鼎力创意园B401室  免费预约电话:021-52951186 021-37702979  Copyright © 乐天心理咨询中心 www.wzrigh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0044013 -4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7403号